桦美智子和东京大学学生

 

    日本人民最优秀的女儿、东京大学文学部的学生桦美智子,在日本人民反美反岸的爱国斗争中,英勇牺牲了。她是日本人民的骄傲。在向她静默致敬的时候,不禁使我忆起一九五○年前后,我在东京大学中国新文学系任教时间的一些往事。

    东京大学的前身,是东京帝国大学,这是日本帝国主义者培养文官的地方。东京帝大的大门,是漆成红色的。帝大的学生绝大多数是上层社会的子弟(也没有女生),一毕业就有官做,所以他们认为一登红门,声价十倍。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改为东京大学,也兼收了女生(但还没有女教师)。我每次到文学部上课,走的是另一个校门。校园里树木很多。因为学校里的暖气管在侵略战争末期被拆下捐献做了武器了,课室里很冷。我总记得在滴淅的雨声之中,屋里相当阴暗。穿着黯旧的服装的学生们,仰着冻得通红的脸在听讲,又低下头去,呵着冻僵的手去写笔记。他们中间也有少数的女生。在我班里的同学们,汉文都很好,有的还会说很流利的汉语,这次来访华的竹内实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他们对于新中国的一切,都感着极大的兴趣,每逢讨论到新中国的文学作品,都有提不完的问题,说不完的话。在这一时间内,大家心头都是热烘烘的。

    在六月二十六日的《文汇报》上,我读到了这次访华的日本文学家代表团两位团员——竹内实和大江健三郎先生的文章。他们都以同学的身份,来哀悼桦美智子。竹内实先生提到,在一月十六日,岸信介偷偷地溜到美国去签订新日美安全条约的时候,爱国的学生们冲进了羽田机场去阻止这个卖国勾当,曾受到警察的强迫解散与逮捕,在这个队伍当中,参加斗争的唯一女生是桦智美子。大江健三郎先生的文章里说:包括桦美智子在内的所有东京大学学生的教科书,具有着真的革命意义的教科书的作者——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的领袖毛泽东主席在和我们谈话时,也常常提到桦美智子的名字。他对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中国人民对于桦美智子所表示的尊敬和哀悼,感到永不能忘的激励,同时也说明了所有的东京大学的学生对于具有真的革命意义的毛主席的著作,是当作教科书一般来精读研究的。

早在一九三九年,毛主席就领导我们说:在中国的民主革命运动中,知识分子是首先觉悟的成员……然而知识分子如果不和工农民众相结合,则将一事无成。在这次的日本如火如荼的反美斗争中,知识分子,尤其是学生,是和工农民众紧紧地拉着手前进的。一个桦美智子倒下去了,千万个桦美智子英勇地站了起来!在全世界主持正义爱好和平人民的互相团结,互相支持下,日本人民、日本学生的反美斗争,一定会得到最后的胜利!桦美智子的血是决不会白流的!

 

(本篇最初发表于《北京晚报》1960年7月2日。)